來玩吧

吃瓜事务所:

小姐姐们又出来赏花啦
【其实是趁着樱花花期过之前速度上交拖了好久的正片作业捂脸(灬°ω°灬)】

吃瓜事务所:

分享一群穿上新衣服开开心心去赏花的小姐姐们✧⁺⸜(●˙▾˙●)⸝⁺✧
【小姐姐们的赏花偷拍请看上一条lo(•̀ω•́)✧

萌啊

吃瓜事务所:

之前帮阴阳师冬日美食街活动画的图
包括单张店铺和首页全景,全景因为微博上不小心放错了一个版本【油饼的锅~
干脆就把最初和最终的两个版本放上来玩大家来找茬吧23333
很荣幸能为这次萌萌哒活动出力,回看这些图其实还是灰常感慨,绘制的过程也是一次自我成长,感谢美术组小哥哥全程从角色选择位置设定到装饰画法背景处理的全方面指导,让人学到了不少~
最后祝阴阳师越来越好,也祝大家一直欧气满满哦~

沒事看了看推特
官方……你……
很會(Doge face

螃蟹在剥我的壳

刀……

青鸟不传:

螃蟹在剥我的壳


 


1.


阎魔记得第一次见到判官的时候。他刚从警校毕业,一脸严肃地站在晴明局长的办公室里,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局促。


 


晴明低头研究着他的档案,琢磨着要把这个能力不算突出的小青年安排到哪个科室去。


 


阎魔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了。


 


“局长,这是上周的案件报告,我还想……”阎魔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话音,她这才注意到站在办公桌前的人。站得标杆溜直,看过来的样子带着诧异与青涩,一双眼睛是金色的。


 


阎魔动作顿了顿,轻咳一声,装作不经意似的移开了视线:“这是新来的?”


 


“嗯。”晴明推了下眼镜,抬头,却看到阎魔笑得有些耐人寻味。


 


她走过去,上下把判官打量个遍,询问道:“有什么特长?”


 


“报告长官,我毕业时格斗和狙击成绩是优。”判官朗声答道,双手紧紧地按在身体两侧。


见状阎魔笑意更深:“会安炸弹吗?”


 


“报告长官,会,但是我技术不稳定,有时候炸弹不响。”


 


还真是诚实啊,这样想着,阎魔点了点头:“没关系,来爆破科吧,我栽培你。”


 


2.


阎魔告诉判官,爆破科经常跟武装科一起行动。


 


“他们队长酒吞特爱耍流氓,平时不穿衣服。还有副队茨木,挺可爱的一个小孩儿,好像是你前几届的学长。”阎魔作为前辈,在走廊上对判官侃侃而谈。


 


她瞥了一眼,果然看见判官脸色有一抹不自然。


 


“不穿衣服?不会吧……”判官有点想象不能。警局这么纪律严明的地方,武装队长可以不穿衣服吗?


 


像是看出了他在想什么,阎魔一拍他的肩膀,指着对面道:“那呢,不守纪律的人来了。”


 


迎面走来两个人,前头那个皱着眉,衣领大敞,只在肚脐那儿系了个扣儿意思意思,说不穿衣服有点夸张,但是铮铮铁骨八块腹肌该露的地方是一点没遮挡。


 


后面那个白色卷毛的应该就是茨木了吧,正笑呵呵地跟酒吞说着什么,也不管人听没听进去。


路过阎魔,酒吞脚步一顿,茨木也跟着停了下来。


 


“阎魔指挥官。”酒吞扯着嘴角笑了笑,带了点痞气:“下个月部门训练赛,你们可让着我们点啊。”


 


“说笑了。”


 


3.


所谓部门训练赛,其实是警局组织地一次汇报表演。用以检查各部门一年来的实力增长情况。只不过采用了部门对抗的形式。


 


作为老搭档,爆破科一直是与武装科对练的。


 


比赛当天,阎魔与酒吞坐在评委席上,看着各自带的一帮青瓜蛋子,不时交头接耳。


 


“酒吞。”茨木从更衣室里探出一个脑袋:“我这衣服扣不上了,你来帮我一下。”他今天把半长的卷毛扎了起来,显得精神又利落。一双眼睛看着酒吞,正直又坦荡。


 


酒吞皱着眉盯了他半天,最后在阎魔揶揄的目光下“啧”了一声,不耐烦地进了更衣室。


 


茨木跟酒吞在一块也算出生入死了,他一条胳膊献给了伟大的和平事业,另一条胳膊搭在酒吞肩膀上,在人家肱二头肌上捏来捏去。


 


“挚友,你都什么时候锻炼的,可真结实。”茨木一边夸赞,一边由衷地流露出羡慕的表情。


 


酒吞一边拧着眉头帮人扣身前的扣子,一边漫不经心道:“厉害吗?”


 


“厉害呀。”


 


酒吞扣好,抬眼看了看茨木:“喜欢吗?”


 


“喜欢。”茨木也看他,笑出一口小白牙。


 


看着茨木一脸兴高采烈的傻样,酒吞沉默半晌叹了口气:“行吧,你好好比赛,赢了请你喝酒。”


 


4.


台上爆破组的正在安炸弹。阎魔跟酒吞在下面闲聊。


 


“我说你……跟茨木算怎么回事啊?人家天天跟你表白,你就冷着脸吊着人家?渣不渣呀。”阎魔翘腿坐着,捡托盘里的葡萄吃,还一边拿酒吞打趣聊八挂,好不自在。


 


酒吞手指敲着椅背,莫名烦闷:“你知道什么?”


     


“唔,我还真不知道,你给我讲讲呗。”阎魔笑意盈盈,心情很好的样子。


 


酒吞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你今天这么高兴?”


 


“没有。”阎魔笑着说。


 


酒吞眉头更深,刚刚茨木捏固他的感觉无论如何消失不掉,这让他此时的心情更加烦躁了。他转过头,看向一边:“我跟茨木没啥好讲的,他?他什么也不懂,愣头青一个。” 


 


往常这个时候阎魔定要损他几句,然而这次却没回音。


 


酒吞看她,却发现她的视线早就定在了台上,比赛开始了,上面那个爆破科的好像是新来的。


 


哦,酒吞想。


 


5.


其实每年的比赛结果都差不多。


 


茨木打得过红叶,鬼使黑每回都输给鬼使白,只不过这次上场的人员里换了一个判官。


 


判官跟白狼打。


 


如果单论格斗技术,白狼要略胜一筹,不过好在判官还能用炸弹。


 


——前提是炸弹能炸。


 


比赛结束。晚上,阎魔在院子里找到了沮丧的判官。


 


“你在数星星吗?”阎魔在判官身边的凳子上坐下,擅自搭讪。


 


“长官。”判官往边上挪了挪,但也没拉开什么距离。他的心情因为阎魔的到来迅速改变了。刚刚他还在因为输了比赛难过,而现在只觉得心中混乱一团,或许,混乱中还掩藏着一点小小的雀跃。


 


自从来到爆破科,他几乎天天跟在阎魔身边,阎魔对他很有耐心,事无巨细地指导他。他不知道别人的长官是不是也这样。但也正是因为阎魔对他这样好,他此时对待阎魔也不再感到拘谨了。


 


“我在反省。”判官低着头,看起来灰心丧气,只是他的声音很好听,像这如水的夜色。 


 


“输了比赛有什么大不了,战场上能炸不就行了。”


 


“我不敢保证……”


 


“啧。”阎魔倾身过去,扳着判官的下巴命令他抬起头。判官惊骇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阎魔,耳尖发烫。


 


“勤学苦练,我会好好指导你的。你信不信我?”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判官,蓝色的眼睛如今夜的星辰。


 


如果你注视过星空,或许你会明白判官现在的感受。他急促的心跳渐渐平静下来,只是耳尖依旧艳红。


 


判官像是在起誓一般严肃,又好像在念一段庄严的台词。


 


“我信。”他说。


 


6.


时光飞逝——阎魔没事儿就溜达到判官那去,缠着人家教自己写字。


 


——飞逝——判官百般推辞,没想到写得还真不错。瞎谦虚。


 


——飞逝——酒吞一跟茨木出双入对,就有局里的小姑娘意味不明地偷笑,茨木觉得他们两个魅力真大。酒吞很闹心。


 


——飞逝——酒吞终于按捺不住,他借着酒劲将茨木按在健身房的镜子前。两人肩膀挨着肩膀,腹肌对着腹肌。酒吞说:“咱俩到底什么关系?你喜不喜欢我?”


 


啊?一直在酒吞面前溜须拍马黏黏糊糊的茨木突然有些说不出话,周围都是镜子,映出了无数个酒吞。茨木心里高兴得要炸开,可是脑子里却只来回一句话:这屋咋这么热啊!


 


7.


屋里确实很热,酒吞也热。他刚想开口,忽然尖锐的警报声响了起来。


 


恐怖分子袭击,一级戒备。


 


妈的。


 


8.


“判官!确认炸弹数量!”阎魔作为指挥官已经接连工作了72小时,此时嗓音嘶哑,双眼通红。


 


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让判官去的,可惜没办法,没想到敌人火力这么强,爆破科全员都得往上冲!


 


“是!”判官令行禁止,却被阎魔一把抓住胳膊。


 


“别担心,你做得到。”阎魔抓着他的手十分用力,用力到好像再也不愿放开。大概,她这句话也是在说服她自己吧。


 


判官看着阎魔,一秒钟好像被无限拉长。忽然,他瘦削的下巴低了下去,似是露出了一个吝啬的笑意。


 


判官拍了拍阎魔的手,沉声道:“放心吧,我做得到。”


 


耳边是枪林弹雨,武装科的早已冲上前去吸引火力。判官借着他们的掩护,凝聚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去安装炸弹。


 


判官从没有担过如此重任,这次他负责安装最后一批炸弹,也就是决定敌人生死的炸弹。身边的枪炮声震耳欲聋,破碎的弹片不时飞射过来,在他脸上、身上划开细小的血口。可这一切都与他无关,此刻他的眼里只有红红绿绿的导线。


 


“撤!”随着判官最后一个炸弹安装完成,酒吞的喊声也响了起来。


 


所有人按照预先的计划朝爆炸范围以外冲去。


 


“小年轻,这次肯定能炸吧?”酒吞一边跑一边揶揄着问判官。判官有些紧张,在混乱的背景音中没能听到。


 


反倒是茨木回答了酒吞。


 


“当然了,阎魔指挥官调教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不炸呢。”


 


茨木跟酒吞跑得一样快,身边不时呼啸而过打歪的子弹,其他成员安装的弹药也噼里啪啦的炸了起来,浓烟滚滚,他还从来没有感到这么刺激过。


 


他忽然拉住了酒吞的手,然后紧紧地攥住不打算松开了:“如果这炸弹最后能炸,我就告诉你我喜不喜欢你。”


 


酒吞的肾上腺素已经飙到极点了,他有些愣怔,咧着嘴笑。吃了一肚子硝烟味的风。他说:“你快算了吧。”


 


几人早已跑出了爆炸范围,判官紧紧地盯着刚刚埋下弹药的地方。


 


“轰隆一声”腾起巨大的蘑菇云,像是一朵盛世的烟花,映得每个人眼里熠熠生辉。


 


9.


“恐怖分子已被全部消灭,其中两个头目一个当场死亡,另一个被当场抓获,需要进一步审讯。武装科的酒吞队长、茨木副队长,爆破科的判官……壮烈牺牲。阎魔指挥官尚未度过危险期,正在留院……”报告进行到这里,八百比丘尼声音哽咽,再也说不下去。


 


晴明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天——


 


“撤!”酒吞喊出最后的口令,便带领大家一同朝安全地带跑去。然而,前方却传来噩耗,敌人潜伏在暗,已形成包围圈,他们逃不出去了。


 


天空都给炮火染成了血红色,酒吞听到消息也红了眼睛。他一把将手中的武器丢到地上,换上了冲锋枪。


 


“武装科的跟我上!大不了鱼死网破!”


 


茨木疯了一样地冲在前面,蓬松的头发在酒吞眼前晃来晃去。就在茨木又一次挡在酒吞身前干掉敌人后。酒吞一把扯过他,怒吼道:“你他妈干什么?听我指挥!”


 


“理智点。”酒吞没想到茨木居然冷静地这样对他说话。他看着茨木的眼睛,那里面除了纯粹的光芒外竟多了一份沉静。好像他一瞬间长大了不少。


 


茨木扯回自己的衣领,拍了拍酒吞背在身后的防爆装置:“我们这次怕是要全军覆没,但你不会死。只有你能带着这个战斗,你肯定能撑到冲出去。”


 


“别傻了,我们被包围了!出不去!”酒吞无法抑制地大喊大叫。却看到茨木冲他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的白牙。


 


“这算个屁的包围圈,我一个人一只手就能撕开。”


 


“你去送死?”


 


“我要你活。”


 


茨木的眼神愈发明亮,他走上前去抱了酒吞一下,带点调皮地说道:“你不是问我喜不喜欢你吗?你猜呢?”


 


敌人的包围圈在缩小,茨木不再说话,转身冲了上去。


 


酒吞站在原地,周遭的一切变作嘈杂的背景音,他眼里只有茨木的背影,那蓬松的头发晃动来去,如果能摸一摸,手感一定不错。


 


酒吞看到茨木如同地狱修罗一般遇神杀神,残破的衣袖像插在他心里的旗帜,然后这面旗不知与多少人交锋,终于摇摇欲坠。


 


一个人能撕开包围圈?酒吞如同看客一般注视着茨木缓缓倒下。他微微翘起嘴角,嘲一声:“你快算了吧。”


“当啷”一声,他扔下了身后的防爆装置。


 


“你这样的叫她妈什么喜欢。老子这样的,才是喜欢。”


 


10.


    愤怒的叫喊声分不出敌我,一片混乱中阎魔与判官却好似时间凝滞般对视。


 


“我不该带你来。”


“幸好你带我来了。”


 


两个声音一起响起。阎魔的毫无破绽的表情中终于流露出了绝望。


 


平日不爱说话的判官突然话唠起来,好像着急地要将这一辈子的话都说完。他说:“如果这炸弹没响,那我们都会成为俘虏,敌人那么多,我们难逃一死。但是如果炸弹响了,那么我,幸不辱命。我只希望,长官您能好好活下去。”


 


阎魔不敢置信地摇头,却拒绝不了判官越走越近的身影。炮火纷飞中,他逆光,成了一道剪影。


 


如果不是此时,她还不知道判官这样高,他的肩膀也是如此宽厚。


 


她被判官搂在怀里,压在身下,一双手挡住了她的眼睛。判官在她耳边低语,像是假日里情人间的撒娇,像是她幻想过的场景。


 


“我爱你。”


 


阎魔感到唇上一凉。耳边是轰然爆炸,呼喊声、爆破声、呼呼风声。地动山摇,好像世界末日降临。


 


身上一沉,她的脸上一片温热。


 


11.


医院的ICU病房。众人隔着玻璃振奋地看到阎魔醒了。


 


阎魔睁开眼,入眼是白墙。耳边是医疗器械有规律的滴滴声,古板却地宣布着现实世界的冷酷无情。


 


拉着手奔跑的酒吞茨木,看着蘑菇云朝她微笑的判官,一切的一切全部在这滴滴声中被绞碎、越来越淡了。


 


原来,我刚刚做了一个梦。阎魔这样想着,眼角不禁湿润起来。


 


那真是,很长、很好的一个梦。


 


End.


 


附:武汉大学三行情书比赛第一名作品


 


螃蟹在剥我的壳,笔记本在写我。


 


漫天的我落在枫叶上雪花上。


 


而你,在想我。


 



Gyokuki:

【注意图很大!】

组织了一次pharmercy的传画ww在情人节发出来顺便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以及这次传画实在是太欢乐了XD大家都在祈祷顺利飙车(不)还好最后顺利开了车hhhh
ps:心疼经历了四个种族变化的天使

目录

百鬼阴阳录:


禁止无授权转出lofter


按下Ctrl+F可以快速搜索当页内容



 


阴阳师传记





 式神传记






资料





御魂



御魂位置及对应属性


各御魂掉落及套装效果一览



百鬼出现位置及数量



御魂副本        探索·简单        探索·困难



其他



式神地域收集及奖励一览


各式神觉醒材料一览


各式神传记解锁条件一览


式神觉醒速度一览表


每日签到时签上的话


悬赏封印事件描述(随时更新)


式神界面对话内容



 


 


S星国王:

阴阳师in现代 大天狗 白狼 青行灯 阎魔 鸟姐 顺序和图片顺序无关 大概